2017年澳洲酒出口数据发布,中国竟占了这么多!

1月23日,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报告发布,报告显示,2017年澳大利亚葡萄酒(以下简称“澳洲酒”)出口增长了15%,达到25.6亿澳元。其中,澳洲酒对中国市场出口额占总出口额的33%,对中国市场出口量占总出口量的19%

屡创佳绩,

中国市场贡献已成最大

据悉,出口额增长15%是澳洲酒自2004年以来的最高年增长率,同时在出口量方面,2017年澳洲酒出口量增长达8%,达到8.11亿升,创下历年之最。澳大利亚葡萄酒协会首席执行官安德烈亚斯·克拉克表示,东北亚地区成为2017年澳洲酒出口最多的区域。其中,中国市场的贡献巨大

2017年,中国成为澳洲酒最大的进口国,进口额达到8.48亿澳元,同比增长了63%。而作为澳洲酒的第二大进口国,美国市场与中国市场的差距明显。2017年美国对澳洲酒进口额为4.49亿澳元,同比下降了2%。此外,从2017年1-11月中国葡萄酒的进口数据来看,澳洲酒进口额同比增长28.4%,进口量同比增长36.8%,市场占比则达到27.1%,排名第2

由此可见,中国市场不仅已经成为澳洲酒最大的输出市场,而且未来的增长空间及势头也十分强劲。

势头强劲,

澳洲酒增长背后的逻辑是什么?

其实近年来,包括澳大利亚、智利、南非、阿根廷在内的多个新世界产区在中国市场都取得了快速的发展,这得益于中国葡萄酒市场的快速扩容,也得益于消费者更加多元化的需求。而作为新世界中极具代表性的产区,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中国市场的发展近年来受到了全行业的关注,这其中,也得益于澳洲酒自身的成长优势。

第一,酒体适应中国消费者偏好。相关人士指出,澳洲酒有着不酸涩且果香较为突出的特点,非常符合大部分消费者对葡萄酒的理解与偏好,因此在传播和推广过程中就有了更好地基础。

第二,具备较好的关税优势。2015年,中澳两国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,澳洲葡萄酒已经连续多年实现“降税”。面对越来越白热化的市场竞争,降低关税很大程度上降低了运营商、经销商的竞争压力,使他们有了更大的市场运作空间。2019年,澳洲葡萄酒平均进口报关税率将由2015年以前的34.7%降为零,这也是促进未来澳洲酒发展的一剂强心剂。

第三,企业越来越重视中国市场。近年来,中国葡萄酒市场取得快速发展,澳洲酒企业也增加了对中国市场的重视程度,以富邑集团(TWE)为例,其多次在年报中提到了中国市场的价值,并表示要提高在中国市场的配额,并增加市场投入力度。

第四,较为方便低廉的运输成本。与欧洲葡萄酒相比,澳洲酒的航运距离更近,因此成本也相对较低,风险系数更小。此外,受韩进海运破产的拖累,欧洲船运公司普遍提高了航运价格,但澳洲海运收到的影响较小,因此,运营商和经销商也开始将实现转向澳洲酒。

第五,移民刺激。与欧洲等国家相比,澳大利亚有着相对低门槛的移民条件。这也客观刺激了两国的文化与商品交流,而对葡萄酒而言,势必会刺激澳洲酒的对华出口。

相关人士也表示,近年来奔富(Penfolds)在中国市场的优秀表现也客观上刺激了澳洲酒的发展,奔富(Penfolds)的发展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澳洲产区的知名度,而这可以说是澳洲酒起势的前置。此外,还有一点值得关注的是,澳洲酒也在向高端酒领域发力,打造更为全面和坚实的产品体系。

外资中资,

新一轮竞争中,谁都不愿放弃机会

其实,面对巨大的市场空间和良好的市场前景,各方资本其实都在把握这一发展的机会。

除了上文提到富邑集团(TWE)持续加持在中国市场投入,澳大利亚农业部在2017年8月宣布将在未来投资5000万澳元,旨在推动葡萄酒出口和扶持澳洲小型葡萄酒生产商拓宽出口渠道,这其中也包括推动澳洲酒在中国市场的出口与推广。

而作为国产酒巨头,张裕也在2017年12月宣布收购澳大利亚Kilikanoon estate pty ltd (歌浓酒庄)80%股权,这也是张裕公司继法国富郎多公司、法国蜜合花酒庄、西班牙爱欧公司和智利魔狮公司之后的第五次海外收购。张裕公司董事长周洪江曾表示,之所以选择歌浓酒庄,就是看中了它的高品质以及发展潜力。此外他还指出,歌浓酒庄生产多款高端葡萄酒产品,张裕的世界版图需要这样顶尖的酒庄。

而另一家国产酒巨头威龙也在2017年宣布了“澳大利亚1万亩有机酿酒葡萄种植项目”,新项目投资为2758.2万澳元,折合1.39亿元人民币,这一项目将成为未来威龙葡萄酒优质的原料供应基地。

可见,无论是对于澳洲酒还是对于中国市场,各方资本都不愿放弃新一轮的增长机会。这对进口酒以及国产酒企来说,都是发展的最好机会。

您之前浏览过的文章